快捷搜索:  

【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 】上海:啃下旧改“硬骨头”

【在这片辽阔的(de)土地上 】

“难舍难分邻里情,带几块‘金砖’留个纪念。”傅绍琴对(dui)即将开启的(de)新生活充满期待。

她(ta)说的(de)“金砖”,其实就是(shi)墙角掉落的(de)红砖,捡起来,掸掸灰,仔仔细细用布包裹好(hao),这是(shi)最后要打包带走的(de)“家当”。因为,砖头孔隙里留住的(de),是(shi)一家人(ren)蜗居几十年的(de)回忆。

10月1日,是(shi)傅绍琴所在的(de)上海黄浦区建(jian)国东路68街坊及67街坊东块签约期限的(de)最后一天。秋日温暖的(de)阳光下,曾经嘈杂逼仄的(de)弄堂,格外宁静,等待着即将翻开的(de)新一页。

就在今年7月24日,这一地块二轮征询首日,就以97.92%的(de)高比例完成签约,标志着上海中心城区成片二级旧里以下房屋改造全面收官,困扰几十年的(de)民生难题得到了历史性解决。

三十年旧改,一朝梦圆!

“20多平方米的(de)屋子,最多的(de)时候住过14个人(ren)。”拥挤,是(shi)81岁老人(ren)郑忠宪最深的(de)生活记忆。“最难受的(de),还是(shi)汰浴(上海方言,意为洗澡)。女人(ren)要洗澡,家里男人(ren)都要出门回避,兜完一个弄堂又一个弄堂,才可以回家。”郑忠宪说,后来,想在家里装个热水器,可因为老房子的(de)“硬伤”没办法实现,“地方太小,螺蛳壳里做不出新道场了。”

马桂珍的(de)家,“藏”在居民区深处一个废弃的(de)水塔下。从水塔柱子旁的(de)小门闪身进去,穿过幽暗的(de)过道,爬上狭窄的(de)楼梯,扶着“发酥”脱皮的(de)墙面,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(de)小屋,就是(shi)家的(de)全部。如今,终要告别,“旧里变新居,一个地下,一个天上,生活肯定完全不一样!”马桂珍对(dui)未来满怀憧憬。

住亭子间、烧煤球炉、手拎马桶,曾是(shi)很多上海家庭日常生活的(de)真实写照。都市光鲜之下弄堂人(ren)家难以言说的(de)窘迫和无奈,也是(shi)上海城市治理中最难的(de)工作之一。

旧区改造,是(shi)最大的(de)民生,也是(shi)最大的(de)发展。20世纪90年代初,上海启动危棚简屋改造,拉开旧改大幕。当时,上海市民居住矛盾异常突出,数十万家庭人(ren)均居住面积低于4平方米,其中3万多户家庭人(ren)均居住面积不足2.5平方米。

从“数人(ren)头”到“数砖头”,上海先后出台“阳光征收”政策,实行“两轮征询”制度,引入“房屋征收公示系统”,用制度保障征收过程阳光透明。老百姓放心了,旧改步伐随之加快。

党的(de)十八大以来,特别是(shi)近5年,上海中心城区成片二级旧里以下房屋改造完成328万平方米、涉及居民16.5万户。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写入上海市住房发展“十四五”规划的(de)“2022年底前全面完成成片旧改”的(de)目标,依然提前交出了优异答卷。

据上海市旧改办统计,30年来,上海共完成二级旧里以下房屋改造超过3000万平方米,受益居民约130万户。

都说旧改是(shi)“天下第一难”,上海旧改,更是(shi)难上加难。从规划、立项、两轮征询、收尾到土地出让、开发建(jian)设(she),每一步都不易。今年9月,一部讲述上海旧改中百姓生活的(de)原创舞台剧《宝兴里》上演了。

毗邻外滩的(de)宝兴里有百年历史,更有光荣的(de)传统:1949年12月,“宝兴里居民福利委员会”宣告成立,这是(shi)上海市第一个、也是(shi)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由居民自发成立的(de)居民委员会,宝兴居委从此被称为“上海第一居委”。

2020年,仅用172天,宝兴里就实现了全部居民100%自主签约、100%自主搬迁。黄浦区从宝兴里旧改中总结出推动群众工作的(de)“宝兴十法”。

徐丽华是(shi)外滩街道宝兴居委会成立以来第五任党总支书记。在她(ta)看来,一线工作法、精准排摸法、党员带动法、危中寻机法……“宝兴十法”,说到底就是(shi)做好(hao)群众工作。“一些居民从开始的(de)闭门不见,到打开防盗门,再到打开纱门,最终敲开心门。旧改数字的(de)背后,既有居民对(dui)生活改善的(de)热切期盼,也饱含着基层党员干部的(de)真情付出。”

在奋力推进的(de)旧改中,对(dui)历史风貌、历史建(jian)筑的(de)保护,上海格外关注。

2017年,上海提出,旧区改造由“拆改留并举,以拆除为主”,调整为“留改拆并举,以保留保护为主”。从“拆改留”到“留改拆”,两个字的(de)顺序变化,却是(shi)城市治理理念之变。2019年,新版上海市历史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(jian)筑保护条例通过。根据条例,上海专门设(she)立保护委员会。2020年7月,上海市城市更新中心揭牌成立,推进旧区改造和城市有机更新。2021年8月,上海更在国内率先以地方立法形式出台了城市更新条例。

上海明确,旧改,既要改善居民生活,也要留住城市的(de)乡愁和文脉。去年年底,位于黄浦区乔家路地块内的(de)书隐楼抢险维护工程完工。通过旧改征收,以城市更新公司(gongsi)(gongsi)为平台,不到一年时间(shijian),书隐楼理清了复杂的(de)产权,资金平衡难题也得以解决,这座上海为数不多、保存完整的(de)大型清代民居收归为国有,抢救和修复工作随即展开。

“城市是(shi)人(ren)民的(de)城市,人(ren)民城市为人(ren)民”——2019年11月,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上海时提出这一重要论断,要求上海不断提高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。

跨越30年,上海中心城区成片二级旧里以下房屋改造收官,但这并不是(shi)终点。眼下,上海正转战零星地块旧改、旧住房成套改造和城中村改造,从“住有所居”到“住有宜居”,力争让更多人(ren)圆梦新生活,书写人(ren)民城市新篇章。

“盼改善一朝梦圆,做征收阳光透明”。建(jian)国东路143弄居民区里,悬挂在弄堂小路中央的(de)条幅在阳光照耀下格外显眼。空气中弥漫着告别的(de)气息,这是(shi)向过去挥手作别,也是(shi)微笑着面向未来的(de)憧憬!

(本报记者 颜维琦 任鹏)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酒店民宿“逢假必涨” 这样真的(de)合法吗?

伊藤美诚爱看《猪猪侠》:每次来中国都会发现有意思的(de)动画片变多了

一年2万元打不住,“老母亲”遛娃被资本盯上了

“国际范”校长杨福家

黄山风景区迎来客流高峰

中国第四批预备航天员选拔工作已于近期启动

“85后”辽瓷传承人(ren):恢复断档技艺 再现北方民族千年传承

西安骑行渐热 年轻人(ren)在“轻量化”生活中寻找小趣味

云南佤族古稀老人(ren):“日子越过越好(hao)”

三峡后续规划助力湖南华容近30万人(ren)喝上“放心水”

【巍巍三峡】字画像|自三峡七百里中,百闻不如一见

日本老人(ren)坪洲植桑制茶 居港50载深信香港是(shi)福地

李冰冰:每个人(ren)都努力生活着 谁说站在光里的(de)才是(shi)英雄

有聊|梁洁:从“甜宠小白花”,到“人(ren)狠话不多”

刘国梁:为中国成功举办第六次世乒赛感到骄傲和自豪

电影国庆档启帷 《万里归途》破2亿元领跑

短评:超越性别、竞技和地域 现代篮球为何历久弥新?

纵论国际传播之道,中国故事如何“出圈出海”?

旧改,硬骨头,上海中心城区,土地出让,城市更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305人留言! 共有:305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